彩票计划神器

九天|第五百九十八章 龙宫盛宴(三更)

  这算是奉命打孩子么?

  敖心提得这个请求,当真让方贵也觉得有些新鲜。

  不过听得敖心一说,他倒也明白了她的担忧。

  龙族身为七海霸主,远古生灵,修行之道,与人族不同,他们寿元悠长,又可以通过血脉传承神通,几乎天生便是强者,什么也不用做,等到年岁增长,便可以觉醒祖辈神通,力量强横,这是龙族的天赋异禀,人族就是想羡慕也羡慕不来,可就是这等老天赏的血脉神通,却也渐渐给龙族生灵带来了一些困扰,那就是太安逸了,一代一代愈发的蛮横拔扈。

  这些龙子龙孙,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,瞧不起人族,瞧不起妖族,瞧不起西荒……

  事实上他们谁都瞧不起!

  便是看别人苦苦修行,看别人为了夺一道神通典藉,打破头颅,他们也只当是笑话,毕竟与普通的修行之人比起来,他们也确实太逍遥了,血脉天生,神通自显,平日里养尊处优着,本事便到了自己的身上,试问天下,还有谁家的小日子,能比龙族儿孙过的更好?

  龙族最记仇,得罪了一只,便等若是得罪了一窝。

  与其说是性格,倒不如说是它们那要了命的自尊心在作崇……

  因为觉得自身血脉远高于人,所以才不容忍其他人冒犯自己的血脉,若有胆敢冒犯的,那就一定要想法设法,将他打死,非要泄了这口子怨气,才能继续回去过舒服的小日子!

  当然了,龙族儿孙里,倒也并非人人如此,其中自然也有像敖心这等不愿单纯的躺在自身血脉之上吃老本的,也是四处求学,磨炼神通武法,可这样的毕竟是少数,大部分的便都是如西海敖狂那种,本领不济,脾气却很大,如今的敖心替他们担忧生气,其实也是担心将他们有一天惹到了不该惹的人,会像西海的老三与老九那般,忽有一天,死于非命……

  不过对于这个活,方贵的兴致却是不高……

  打人的话方老爷倒是不排斥,现在自己也长本事了,更不怕这些龙子龙孙。

  但问题是,自己就是再狂,也不能在人家屋檐下打人家孩子啊……

  刚刚他还借了蛤蟆分身,感受了一下龙主的恐怖威压,这会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呢!

  万一自己打了小的,惹恼了老的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当然这话倒不能说出来,这条小母龙虽然说是要请自己帮忙,好似欠了自己人情是的,但实际上,她却等于是过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,否则的话,自己还真当是杀了敖狂那件事揭过去了,没有防备,怎会想到如今的龙宫里,居然还有几个龙子龙孙正在暗中算着自己?

  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道:“你那几个兄弟准备怎么为难我?”

  龙女敖心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我也不知,我只是看见他们在嘀嘀咕咕的,偶尔听到了什么那太白宗弟子之类的话,便立时过去喝叱了他们一通,让他们不要多事,但他们表面上答应了,可依我对他们的了解,心里一定在打其他的鬼主意,所以才过来提醒你的!”

  说罢了,握了握拳头,道:“方先生不必有顾虑,狠狠的打,出了事也有我顶着!,而且这件事我都去找过父王了,父王也只是说,若是惹了事,那吃亏也是他们自己的,况且如今我是要拜方先生为师的,龙宫最讲究尊师重道,你打他们算是教训晚辈,不会有事的!”

  “原来老龙主也知道了……”

  方贵听到了这里,才心间恍然,点了点头,道:“那我明日看看再说吧!”

  “多谢方先生了!”

  龙女敖心见他答应,顿时笑了起来,然后便又与方贵说了些她那几个弟弟的姓名与模样等等,这是生怕方贵在他们手底下吃了亏,不过方贵心里实则想着,既然得了提醒,那还是小心着点好,能躲过去便躲过去,等大宴开始之后,他们还敢当着老龙主的面找麻烦?

  “不愧是剑仙传人!”

  看着方贵似乎是满不在乎的样,龙女又在心里暗叹了一声。

  心想之前自己也找过一些外族修士,请他们出手教训一下自己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兄弟,结果每一个都是连说不敢,哪怕是修为明显要比她们兄妹更高的,也绝对不敢招惹他们,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自己,都只知道连口称赞,事事恭维,倒惟有这位剑仙传人,一听这事,便立刻答应了下来,而且风清云淡,而且浑然无事,像是根本不在意这点子小事……

  这才是真正有胆气的表现呀!

  心下开心,便也不急着离开,兴高采烈的与方贵论起了剑道。

  什么东土四大剑宗,什么南疆妖域剑神,什么天元九大剑道,她居然都出奇的熟悉,一说了起来,皆头头是道,一说的开心了,还会起身,直接在方贵面前展示了几招。

  但方贵哪里知道这么多啊……

  虽然方贵也确实是正儿八经的剑仙传人,但传人是传人,跟剑仙有什么关系?

  他所懂的剑道,也只是跟着幕九歌学剑的时候,偶尔得到的那么几句指点,算起来前三剑懂得多些,中三剑也能说上一些,至于如今成就了幕九歌剑仙之名的后三剑,那简直就是完全不通了,这时候担心在龙女面前露了怯,便也多听而不言,偶尔才插上一句话而已。

  “言简意赅,句句精义……”

  龙女敖心听着那些几乎是方贵原话转过来的幕九歌的话,却是一副深得其妙的模样。

  听得懂的,便是说到了自己心坎里,听不必的,那就是莫测高深。

  尤其是听到了方贵说“心剑一脉,讲究心剑合一,重意轻法”时,更是忍不住称赞,道:“方先生这话说的太对了,如今的天元剑道流派,皆重修为而轻剑意,便是东土四大剑宗,也多是以修为根基为主,剑招虽妙,剑气虽强,却始终少了些真意,当年幕先生在东土求道时,便曾经说过,他来东土,本是为求取剑道真意,但如今的东土,已没了剑道真意了……”

  “幕老九还说过这话?”

  这些话方贵听着都有些懵,对幕九歌当年在东土的事,他了解的是真不多。

  这时候见敖心说的头头是道,心里倒也忽然起了些意动。

  难不成,这条小母龙才是真正适合幕九歌剑道的传人?

  若真是如此,那自己随便教她几剑,混个龙女师傅的名头,似乎也不错呀……

  “对了,方先生,我一直都很好奇……”

  这时候龙女说的开心,忍不住道:“我曾听人说,幕先生曾经在太白宗里,废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