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计划神器

手术直播间|2901 伦理问题(盟主懵古大夫加更4)

  “你说啥?”苏云还以为是自己没听清楚,马上反问道。

  “唉,云哥儿,不瞒您说我也以为是我看错了。”周立涛道,“但这是第二次复检,担心有别的事儿,所以我把两个人的电话都留下来。剩下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

  郑仁知道这就涉及到一个伦理问题,就像是刚才的那个男人和他妻子之间的纠缠一样,怎么判断都不对。

  但什么都不做更是不对。

  “正常规定,你还是上报,然后找患者的爱人说这件事情。得了艾滋病自己不知道?这个可能性不大吧。”苏云说道。

  “云哥儿,您说患者是不是窗口期,也就是潜伏期呢?”

  “查不出来的艾滋病主要是处于艾滋病感染的窗口期,也就是在初次感染病毒的时候并存的2到4周有一个窗口期,窗口期患者再检测病毒抗体时可以成为阴性。但你说那个女人呢是老患者,已经来过很多次了。”苏云沉吟。

  “是啊,第一次来是大约半年前,之后就经常浑身乏力、气短。各种毛病都有,症状就像是书上写的艾滋病症状一样。”周立涛奇怪的说道,“但人说不舒服,肯定不会直接就查不是。我也是忽然想到了,这才做了检查的。”

  “有没有可能女人早都知道事情,又不想揭穿,就不断的装病,不断的暗示,让医生找她爱人来做检查呢?”郑仁皱眉说道。

  “我去老板,你这个思路也太天马行空了吧!”苏云惊讶的说道。

  很明显,郑仁的想法太过于腹黑。关键是还真有那么一丝可能性。

  “有可能的。”郑仁很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要我说根本没这个可能性。”苏云道,“你想啊,在普通人眼里,艾滋病那可是绝症!避之唯恐不及,还能天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?心怎么就这么大。”

  “也可能是她只有怀疑,但没办法说。这话一旦说出口,那就没法回头了。”郑仁补充道。

  “啧啧,都快赶上一个家庭伦理剧了。要我说就是赶巧了,一个有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患者反复不断的来医院看病,最后发现她没事,她爱人却正好是艾滋病。”

  “嗯,的确是这种可能性最大。”郑仁并不和苏云抬杠,他认为苏云说的有道理,直接便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话,然后说道,“再有就是生活中有些蛛丝马迹,自我都没有意识到,这方面的心理暗示潜伏在潜意识里,所以她才会自己总是在无意中往艾滋病上靠。”

  “有可能吧,不管了,反正麻烦都是周总的。”苏云笑道。

  “我晚点给男人打电话,希望他知道后情绪不会崩溃。”周立涛略有些愁苦的说道。

  “谁知道,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就是了。”苏云道,“这种时候是最愿意出事儿的时候。万念俱灰,要拉着你一起死就操蛋了,这种人很常见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。”周立涛忽然想起来,便问道,“流鼻血的患者我看开了一个上颌窦,为什么?”

  “鼻腔里长了东西,上面有黏膜覆盖,看不见是什么。老板猜是鼻子里长牙了,你觉得可能么?周总?”苏云问道。

  “呃我倒是看过一篇报道,直肠长牙的。”周立涛道。

  “别扯淡,是假牙掉了,在直肠里排不出来的事儿吧。”苏云斥道。

  “我也看过类似的报道,一片发表在放射学杂志上,说是做检查的时候发现脚趾上长了一个类似于牙齿的物体,后来拔除就好了。”郑仁沉声说道。

  “嗯嗯嗯!”周立涛连连点头,“我看的是一个英国患者,经常性的腹部疼痛,于是做检查,发现直肠里有一枚牙齿。具体长在什么位置论文里描述的并不详细,说是发现的唯一一篇。我觉得可能是钙化的赘生物?”

  “都有可能,真正牙齿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没有更多的案例表明是牙齿。”郑仁道,“其实在鼻子、耳朵、眼睛里长牙,应该是真的。其他位置的牙齿,都经不起推敲。”

  “牙胚原位错误牙胚距萌出点过远或位置异常么,简单点说,别弄的那么复杂。”苏云道,“基本都是遗传因素或是内分泌障碍、外伤、局部感染导致的。可老板你看一眼就隔着黏膜说是埋伏牙,这个我不能理解。”

  “就是猜么,你都说了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我谨慎说话不行,随便说也不行,你到底要怎样?!”郑仁问道。

  苏云楞了一下,也被这之间古怪的逻辑逗笑了。

  “前几年在群里有一张,埋伏牙长到右眼眶边上了。要是拔牙的时候一个不小心,直接导致失明。”苏云转换话题相当快,他马上开始讲案例,“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异位牙的病例。至于鼻子、耳朵都没见过。”

  “能亲眼见过一例就很厉害了,我一例都没见过,杂志上也很少有类似的报道。”

  “耳道里的牙大概也类似出现在眼眶里。”郑仁道,“原理是一样的,没什么好解释。”

  说着,苏云的手机响起来。室的医生打开的,说是患者已经做完检查,影像资料上传了。

  苏云马上打开电脑,找到刚刚流鼻血患者的片子。

  果然,上颌骨切牙管的多生牙齿,卧位的长在鼻腔里。长度大约有2,这家伙可是够长的!

  看着片子,郑仁知道大猪蹄子又对了一次。鼻腔里长的果然是牙齿,难怪他经常流鼻血、鼻子疼呢。

  “患者回来让他去口腔住院治疗吧,至少得一个小手术才行。2,凿子得凿多少下才行。老板,你说这算是拔牙么?收费怎么办。”苏云啧啧称奇。

  “想完整拔下来,要全麻,住院是应该的。手术的难度是有,但不大。”郑仁已经在心里模拟了一遍手术。

  这种小手术,也没有系统奖励,郑仁不愿意浪费手术训练时间。对于口腔科医生来讲,可能会费点事,但绝对不会出现拔不出来的情况。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