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计划神器

万古最强部落|第918章 报复之心 气运金身

  “死!”

  被铜盘砸中的羸盈爵,怒视着夏拓,彻底的恼羞成怒,双手握住了手中巫刀,骤然间虚无中迸发出了万千道刀芒,化为刀芒界域,朝着夏拓笼罩下来。

  对此,夏拓握着图腾铜盘,再次连连拍出,将漫天袭来的刀影拍碎,接着迎身而上。

  啪!啪!啪!

  图腾铜盘结结实实的印在羸盈绝的身上,他是专门朝着其脑袋招呼的,任凭羸盈绝手中巫刀如何抵挡,夏拓就是紧贴着其身体之外,用铜盘死劲的砸,每一下都打的结结实实。

  嗯,硬邦邦的。

  头骨盖。

  锵!

  风灵刀锋芒毕露,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锋芒被击碎,羸盈绝身子躲闪,夏拓却是如影随形,紧随而至,紧紧贴着拍砖。

  这种情况下,想要展开大的杀伐之术,根本腾不出手来。

  出身古老氏族的羸盈绝,哪里见过这样的招式,直接被不断拍落的图腾铜盘给打的嗷嗷乱叫怒吼。

  堂堂羸盈氏年轻一代不要面子啊。

  被人这样不断的砸脸,这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  “住手!”

  被连续砸脸的羸盈绝,实在是忍受不住这样暴风骤雨般攻击,漫天虚空都是图腾铜盘坠落下来的幻影,整个脑袋、两边肩膀被砸的肿胀不堪,鼻青脸肿不说,还破了相。

  轰!

  对于羸盈绝的怒吼,夏拓根本不在意,继续砸。

  这是哪里来的极品玩意。

  “住手,我让你住手。”

  “沙老怪,出手!”

  吃痛的羸盈绝大吼着,狼狈的在半空中左躲右闪,身上血气涌动轰鸣,这种样子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氏族古蕴。

  远方紧贴着大地不过数丈的沙老怪,缩了缩脑袋,他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,古氏族羸盈氏的嫡血都被胖揍成这个样子,他境界还不如羸盈绝,出手不是找揍的么。

  还以为是多厉害个人物,没想到竟然是草包枕头。

  难怪羸盈氏越来越不行了,就只会整点背后阴人的事情,一旦放到明面上,就成怂货了,尿泡一个。

  一念至此,沙老怪身子撞到了大地上,紧接着化为黄沙,消失不见。

  十四字真言大术!

  玩个屁,走吧还是。

  “是你逼我的!”

  胖揍之下,羸盈绝暴发了,他身上轰然席卷起如烘炉一般的血气,血气激荡的瞬息间,夏拓直接被挤开了数里之远。

  鼻青脸肿、满身胖包的羸盈绝看着夏拓,眼中充满着杀机,狠狠地喊道:“卑贱的东西,我要把你剥皮抽筋。”

  隔着虚空,夏拓看着被自己打成气鼓鼓河豚的家伙,他算是看出来,这是一个境界水货。

  按境界来说,对面这家伙还要比自己高一线,手中的巫刀至少是六阶中品层次,这还不算破烂的袍子里面,还有一件泛着无数巫纹的内甲。

  好东西啊。

  但是,这玩意的战斗力实在是脆的可以。

  综上所述,这应该是一个古二代。

  “死吧。”

  这一刻,羸盈绝露出了一抹狞笑,头顶泛起了一道血色长虹,直入天际,内有无数的巫纹滚动,衍生出了一道血色刀芒。

  看着血红长刀,夏拓微微眯起了眼睛,一股浓烈的危机感降临,这应该是一道大能印记,专门遗留在面前这家伙身上的护身所用。

  手掌摊开,图腾铜盘上紫气缭绕一瞬间,紫气西来,气运之气如巨瀑一般倾泻而下,融入图腾铜盘之中。

  紧随着夏拓握着铜盘迎着羸盈绝而去,所过之处虚空紧随,掀动起了空间碎片大浪。

  铜盘横击,击碎血色刀影,狠狠地印在了羸盈绝胸膛上。

  咔嚓!

  拥有着强大防御力量的宝甲崩裂,数以万计的符文碎裂,裂纹遍布甲体,更惨的是羸盈绝自己,被图腾铜盘印上,如同受到了一锤重击,

  轰!

  伴随着一声轰鸣,羸盈绝大口吐着鲜血横飞出去,前胸后背不断爆开血花,不断有生命精气逸散而出。

  在横飞出去的数十里的长空中,他的身上如同绽放出了血花,一个接一个连贯不绝,老血狂飙。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坠落到地的羸盈绝,眼中充满了惊恐,连祖父留在身上的一道攻击印记都被如此轻易的破除,这是他最大的攻击依仗。

  逃!

  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顾不得狼狈的样子,羸盈绝拔腿就跑。

  想跑?

  然而下一刻,羸盈绝感觉自己被一股澎湃的力量席卷,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前倾斜,紧随着就被一个大手给抓住,拽着他朝着下方落了下去。

  砰!

  砰!

  噗通~

  两道来自膝盖的刺痛让羸盈绝大叫,身子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。

  “你敢~”

  砰!

  顿时,图腾铜盘抽下,落到其左边脸颊上,整个脑袋被打的头昏脑胀。

  然而这还不算完,腹部肚子上的刺痛随之而来,夏拓挥动着图腾铜盘死劲的朝着其肚子上招呼起来,恐怖的力量洞穿肌体,直接涌入五藏六腑将之搅碎,顺带着又有几座小世界爆开。

  不过辟地境强者的生命力就是强悍,哪怕都这样了,羸盈绝依旧活蹦乱跳的嚎叫着,没有一点要挂了的样子。

  不仅如此,夏拓还察觉到这家伙体内的生机,在逐渐的修复着被他击碎的五脏六腑。

  哦,对了,都把人揍成了猪头,还不知道叫啥。

  也怪这家伙嘴臭,找揍。

  他没有直接下杀手,是想要知道其身份来历,看其样子并不像是虎贲卫的人,反而跑的那个倒像是。

  浑身的剧痛,让本来模样还算是英俊年轻的羸盈绝,此刻五官扭曲,鼻梁也塌了下来。

  “你~”

  这一刻,夏拓看着跪倒在地的家伙眉眼间露出狞光,没有丝毫的犹豫,挥手间图腾铜盘落下,有着紫气加持的气运巫宝,重若山岳,每一次砸下去,羸盈绝身上都会爆开血雾。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